【寻找最美人医人征文】生命之花 在一呼一吸中绽放

发布时间:[2017-7-18]           阅读(449)次

——记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朱秀宁

人体的一呼一吸,是生命体征维持的最先决条件,而人生历程里不同阶段的一起一落,则好比是令其更丰富、更饱满的呼与吸。扎根在梧州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从事呼吸疾病诊断、治疗与研究已经18年他积极做好对下级医生及实习生做好带教工作,荣获2012年度梧州市人民医院优秀带教老师,被评为桂林医学院2011-2012年临床实践教学优秀带教老师2015年完成了广西医科大学在职研究生的学习并毕业。他就是副主任医师朱秀宁。

从一开始选择医生这个职业时,他就有心理准备,明白这不会是一条平坦顺畅的道路,而在呼吸内科医务工作中,他更体会到这个科室有着与别不同的地方。在这里没有淡季,每当过年过节的时候,其他科室的有条件的病人都争取提前出院或请假回家,但呼吸科疾病的性质需要及早处理才能确保安全有效,延迟只会令病情加重;在这里却有旺季,每逢换季时节冷暖交替,呼吸科从病房到走廊,都能听取咳声一片,在这些时段科里的医护人员更是忙得不可开交。

2012年,呼吸科接诊了一名仅16岁的花季女病人,身患重症肺炎、ARDS、Ⅰ型呼吸衰竭,生命垂危,开始时转到ICU重症监护室,但经专家组会诊后认为不排除传染性非典型肺炎,为了避免疫情扩散,决定转出病房行隔离特护治疗,在此临危之际,主管医师这个重任落在朱秀宁这个高年资的主治医师身上。患者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在上呼吸机的情况下血氧饱和度也是波动在20—60%,病情十分危重,为了得到最好的治疗方案,多次请院内专家、市内专家、广西区内专家及广州专家会诊,专家们会诊后都轻轻摇头表示患者康复机会很低。看着病人的痛苦挣扎与家属的焦虑担忧,同样作为女儿父亲的朱秀宁又怎能平静,他密切观察病情,随时调整呼吸机参数及治疗方案,并给病人与家属打气做思想工作。即便回家也没闲下来,大量查阅医书和上网搜索类似病例反复研究,当时才小学一年级的女儿知道爸爸接诊了这样的重症病人,也没有象以往那样跑来吵着问功课,走路也都是掂手掂脚生怕影响爸爸的钻研。就这样,在他的鼓励下患者树立起坚强意志,与病魔展开“你死我活”的艰苦搏斗,经过70多天的悉心治疗,也许正是朱秀宁的这份执着与坚守,奇迹出现了!这名花季少女终于撑了过来,最后痊愈出院,在考上了大学后专程到医院对朱秀宁医师表示深深的谢意

朱秀宁的妻子是一名外科护士,并有一个宝贝女儿,由于夫妻二人的工作性质,他们能在一起陪伴女儿的时间非常有限,经常加班加点驻守病房,只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家里。有一次他们正陪女儿过生日,一个患者家属直接给他打来电话,焦急地说患者病情加重需要送来住院,希望他能来帮忙救治,虽然此时病房有值班的医生,但电话那头则是患者家属对他的依赖信任,正当他不知怎么开口和家人说时,女儿先发话了:“爸爸,医院有急事就先去吧,”看着她微微嘟起的小嘴,作为父亲又怎会不知道女儿的言不由衷?“我晚点就回来,很快的”,接着就匆匆地赶回医院,等处理完病人的事情时,已是凌晨十二点多了,回到家时女儿都已经入睡了,桌上的生日蛋糕只是吃了一小块。又累又饿的他地切了一片蛋糕放嘴里,也算是对女儿生日的祝福,甜味中感受到对女儿愧疚的一点点苦涩……

从感受到父母的辛劳中朱秀宁11岁的女儿也学会了自强自立,学会煮饭做菜,她比许多同龄的同学懂事,面对父母的职业,心态既矛盾又纠结,她的表白过:个人情感上很不喜欢他们从事医疗行业,可也知道他们工作的意义所在,所以每次父母加班或有急事赶回医院治病救人,我也不埋怨半句 

 

<-上一条- >>返 回<< -下一条->
您是第 3154915 访问本站    您的IP是 54.92.174.226